首页 资讯 关注 财经 旅游 车房 教育 图片 视频 区市

文化

旗下栏目: 科技 体育 文化 健康

在青岛遇见“世界”

来源:青岛画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1-17
摘要:城市就像一块海绵,吸汲着这些不断涌动的记忆的潮水,并且随之膨胀着,然而,城市不会泄露自己的过去,只会把它像手记一样藏起来,它被写在街巷的角落、窗格的护栏、楼梯的扶手上卡尔维诺《看不见的城市》 像诗里写的一样,青岛这座城也将自己的记忆藏了起来
“城市就像一块海绵,吸汲着这些不断涌动的记忆的潮水,并且随之膨胀着,然而,城市不会泄露自己的过去,只会把它像手记一样藏起来,它被写在街巷的角落、窗格的护栏、楼梯的扶手上……”——卡尔维诺《看不见的城市》
像诗里写的一样,青岛这座城也将自己的记忆藏了起来,而又透过礁石上的纹路、山墙上的雕花、马牙石路上的轨迹、教堂的钟声……有意无意地暴露着蛛丝马迹,等你去发现,去遇见。
如果有心,在这里,你会遇见瑞士的大好风光,遇见德国的浪漫风情,遇见文绉绉的英伦街道,遇见好莱坞的天然片场……遇见整个“世界”!
 
遇见“东方瑞士”
青岛有一种得天独厚的异域风情之美,有“东方瑞士”的美誉,郁达夫将它喻为“一个在情热之中隐藏着身份的南欧美妇人”;俞平伯则写道“三面郁葱环碧海,一山高下尽红楼”。康有为称赞青岛:“碧海青天,不寒不暑;绿树红瓦,可舟可车”。后来演变为“红瓦绿树、碧海蓝天”,成为青岛城市风貌最具诗意的写照!
海是青岛的前景,青岛临海而生,因海而兴,红瓦、绿树、碧海、蓝天交相辉映出青岛婀娜的身姿;赤礁、细浪、彩帆、金色沙滩构成青岛美丽的风景线。大海这一天然的“气候调节器”,让青岛之夏独享“24度”的奢华凉意,被称为“避暑胜地”,被称为“东方瑞士”。每年夏天,游客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扑向那一片浩瀚,那一片清凉。
而9月的青岛,才是土著的最爱,岛城才女阿占写道:“9月,一定不要离开此城。不要去欧洲旅行,即便是布拉格也不要去,就守在这蓝里,行使一个土著关于海的哲学认知权。”
当游客们潮水般退去,沙滩洗掉了喧嚣,恢复那一片介乎金黄与纯白之间的安静色调。天高了,云淡了,湛蓝如同画家笔下的油墨,铺排在海天之间,每一眼都是一幅名贵的画作。
9月的青岛是用来虚度的,最好将头脑和身体安放在绿草茵茵之上,以最放松的姿态,看天,看云,听鸟鸣,听风吟。那时的空气乍凉,若日光尚好,便会化作兼具风骨与暖意的风,力道适中的拂过心窝,舒坦又不至入睡。
待银杏叶变成金黄的书签,当梧桐叶在脚下清脆地碎裂,秋之合奏轰鸣,天地变幻颜色,上天在湛蓝的底色上涂抹着金黄。那时秋风渐萧瑟,热闹中总含着凄凉。
从上世纪30年代开始,令文人墨客不惜笔墨的还有青岛的4月天。每年四月中旬至5月上旬,淡粉色的单瓣樱花和浅红色的重瓣樱花堆满树枝,争芳斗艳,灿若云霞。市民纷纷到中山公园踏青赏花,人如潮、花似海,形成独具特色的青岛樱花会。
樱花之美,让文人墨客穷尽了文字和意境,后人怎么也写不过,只得乖乖引用。闻一多1932年在《青岛》中这样写道:“四月中旬,绮丽的樱花开得像天河,十里长的两行樱花,蜿蜒在山道上,你在树下走,一举首只见樱花绣成的云天。樱花落了,地下铺成一条花溪。”吴伯箫也想借此“醉眠樱树下,半被落花埋。”
臧克家于1934年专门写了一篇《青岛樱花会》来记录当时中山公园的赏樱会盛况:“樱花路是热闹的中心,来看花的人没有不在这路上走一趟的,路是南北的,长数足足有一里。从这里往那头望,眼光像在人空里穿梭,往上看,只见樱花不见天。”
文学家何洛在他的《樱花之忆》中这样描写中山公园的樱花:“那一大片一大片艳丽夺目的樱花,像桃色的云,像迷茫的雾,像透明的泡沫,比飞絮更轻柔,比雪花还要耀眼。它好像是在人们不经意之中突然灿烂起来,容光焕发,妩媚动人,给每个游人以无尽的喜悦。繁花似锦,就压在你的头上,你仿佛感到整个身体轻盈地浮泛在樱花的海洋里。温柔的樱花似乎要把你轻轻地从地面上托起来。”
青岛的春,也是需要留守的季节,哪里都别去,只消看看樱花、碧桃、海棠、杜鹃、蔷薇……那一片片花海,自灵之深处盛放开来,足以令人沉醉。
 
遇见德国风情
哥特式的尖顶、孟莎屋顶、高耸的塔楼、雕花的山墙……这些是历史的鸿爪留下的痕迹,百年前战争的纷扰,租借、殖民的戏谑无意中奠定了这座城市的最初的经络走向,并延续至今。
文艺复兴式、青年风格派、哥特式、巴洛克式……众多欧洲建筑的样本在这座城市留存。
在栈桥海边,远远就能望见江苏路基督教堂高高的塔楼,其绿色的尖顶掩映在一片红瓦绿树中,如同一幅油画。不知不觉中,这座庄严、威武的教堂已经默默矗立了100多年,它守望着这座城市,注视着一代又一代人的成长,见证并书写着青岛的历史。
沿着岩丘的窄阶拾级而上,教堂坚固厚重的墙壁、半圆拱形花岗岩窗框、陡斜的红色屋顶以及绿色尖顶的钟楼便清晰地展现在眼前。用厚重的花岗岩垒砌的墙基凝重粗犷,使整个教堂的轮廓显得清晰简洁,给人一种宗教建筑特有的美感。
著名作家沈从文曾经“一个人走到青岛那个高地的教堂门前,坐在石阶上看云、看海、看教堂石墙上的薛萝。耳听到附近一个什么人家一阵钢琴的声音……”
相距不过几个路口的圣弥爱尔大教堂,作为哥特式教堂的典范已经成为了爱情的圣地,一对对恋人在楼前留下了最虔诚的影像。教堂装饰则采用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形式。教堂以黄色花岗岩和钢筋混凝土砌成,表面雕以简洁优美的纹案。窗户为半圆拱形,线条流畅,显得庄重而朴素。
在老街老巷兜兜转转,总能艳遇一座座欧式建筑,恍然漫步在德国汉堡或者慕尼黑。
安徽路5号的那座带有德国北部哥特式风格的老建筑,承载了一百多年的历史。从1898年的罗达利洋行,到1901年的胶澳德意志皇家邮局到如今的青岛邮电博物馆,在历史长河中,巍然耸立。
经过广西路33号的人们又会不经意停下脚步:红房子清水红砖主砌的外立面重现耀目的光泽,弧形窗楣,生动浮现,据说,在上个世纪初的1905年,德国医药商店的大楼在亨利王子路(广西路)落成的那天,成为了青岛海滨一道明艳的风景——无论是从当时栈桥的位置还是海滩,都能够清晰地看到那抹耀眼的橘红。“红房子”,由此得名。
德国租借时期,红色屋顶与高耸的塔楼高低相衬,错落有致,红砖取代了中国常见的青砖,建筑外墙以灰泥抹面后涂上明快的颜色——红色屋顶、黄色海滩、绿树、蓝天、碧海,五种颜色相协调,呈现一种令人心旷神怡的异域情调。
后来日据时期和国民政府统治时期的建筑风格,依旧延续了使用红瓦的传统,在色彩与样式上也大多遵循了德国建筑的风貌。建国后,这种风格更是得到了修复和延续,甚至还出现了众多以假乱真的仿作,比如红房子东侧的广西路29号建筑。
新兴的建筑里也有众多富有诗意的异域风格之作,青岛红树林度假世界的哥特式婚礼堂、德国风情小镇广场,在夜幕下,流光溢彩,如梦似幻,成为青岛的又一处浪漫圣地。青岛红树林度假世界总经理单斌介绍说:“由于历史原因,青岛现存有很多欧洲建筑物,特别是德国建筑群。所以,在设计酒店时,参考了很多欧式风格,希望能更加凸显青岛本地的人文、地域特色,使得青岛红树林度假世界成为青岛旅游观光的新地标。”希望这种理念会成为越来越多建造师的共识,以使青岛异域风情的城市格调更加浓郁而蔓散。
 
遇见英伦街道


沐浴着午后温暖的阳光,徜徉于青岛老城区那些弯弯曲曲、高低不平的马牙石小路或者石板路,高大的梧桐树洒落一地斑驳,咖啡吧、书店那么自然地“生长”在路旁,一时间时空恍惚,仿佛穿越到了英国伦敦的查理十字街,沿着窄而细长的石板路梦寻爱书者的殿堂——查理十字街84号书店。
英伦的休闲风和文学气息,于青岛同样适用。以老“山大”(中国海洋大学)为圆点,向周围辐射开来,大学路、鱼山路、福山路、金口一路、黄县路……那些蜿蜒曲折的老街小巷,爬墙虎肆意挥洒着“笔墨”绘就一幅幅写意画作,百年古树在微风中婆娑地讲述着往事。
老街上一切都是旧旧的,仿佛一位淳朴的女子羞答答地垂着眼帘,而实际上,那里曾谈笑有鸿儒,流淌着老城的文化血脉,彰显着老城的人文气质,是青岛文化的“命根”——上个世纪30年代,老舍、沈从文、王统照、萧军、萧红、苏雪林等文学“大咖”都曾在那里留下了生活的印记和创作的灵光一闪。漫步其中,偶遇、遐想,感受时光流转、今夕何夕。
挨着老“山大”、老图书馆以及迎宾馆的黄县路多年来以它独有的地理丰姿而蜚声海内。黄县路7号两层砖混结构的日式小楼,曾是校长楼,两任校长杨振声、赵太侔都曾在此居住。往前走几步左拐的黄县路12号的一个小院里,曾诞生了老舍名满天下的长篇小说《骆驼祥子》。70多年前老舍一家在这里度过了他们一生中一段美好的时光。
艺坛传奇的“卖艺人家“黄宗江、黄宗洛和黄宗英兄妹也曾先于老舍一家在小院里的楼上度过了他们终生难忘的少年读书生涯。档案显示,民国时期岛上的许多名人雅士不谋而合地聚合在这条静谧的老街上,悠闲自得的生活着。
几条陡峭的小街宛如小河,自北往南穿过这美如油画般的黄县路,两侧斑驳的围墙里是一座座陈旧素朴的小二层楼,那一砖一石一草一木里,都隐藏着这条街这座城市里的许多扣人心弦的故事。还有那段富有诗意的马牙石路,那些泛着青光的小石块,仿佛置身欧罗巴世界里某些有意味的街道上。
鱼山路隐藏着一段青岛仅存的“波螺油子”路,踩着磨得溜光的马牙石,拐向鱼山路9号甲郝崇本故居,脚步跟随目光穿过一段小小的下坡,小巷两侧的德式建筑掩映在古树的绿荫中,到路的尽头,一个大大的U字弯猛地呈现眼前,蜿蜒而去,别有一番韵味。
观海二路是青岛著名的环形路,它围着观海山转了一圈,从平原路进去,无论向左、向右都会转回原处。严格说,观海二路不是“O”形而是“Q”形,因为在西边有一支路直通观海山巅。这是青岛三怪中的一怪——“转了一圈又回来了”。
这条老城区旧街的观海二路,在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却因居住着著名的“二王”而辉煌一时——被誉为“近百年来罕见学者”的王献唐和堪称“中国现代文学先驱”的王统照,以他们各自特色鲜明的影响力,在青岛的文化史卷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遇见好莱坞
青岛,得上苍之厚爱、自然条件和人文环境如“恋之风景”,是人们留连忘返之地,于是以影像、光影为美的电影在发展的早期就“光顾”了这座城市。
1895年12月28日,法国的卢米埃尔兄弟首次把影片放映在银幕上供许多人观看,后来就把这一天视为电影的诞生日。三年后的1898年,德国电影摄影师在这年冬天拍摄了胶澳租借地的风土民情。青岛,一座和中国电影同龄的城市,是整个世界早期电影史的见证者,也是电影魅力的最早感受者。电影和这个城市所构成的联系,成为一道时尚文化风景。
上世纪初,青岛广西路的亨利亲王饭店音乐厅、中山路的水师饭店礼堂是专门放映外国电影的地方,放映的多是欧洲国家的影片。在夜色的裹挟下,在黑白光影的交错中,青岛人有幸感受到了世界早期电影的魅力,由此也滋长了青岛与电影的那份难舍难弃的情结,植入了“影城之城”的基因密码。
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从《劫后桃花》、《浪淘沙》开始,中国电影里处处闪动着青岛的倩影。据央视电影频道节目中心提供的资料看,每年在内地摄制的影视剧中,近三分之一在青岛取过景。《手机》、《窒息》、《天脉传奇》、《美人依旧》、《埋伏》、《首席执行官》、《十三月》、《沂蒙情》、《海上风暴》、《金婚》、《恋之风景》……众多影片接踵而至,作为衬色的青岛景物,随着电影风格的众多罗列,演绎出不同的个性特征。
倪萍、唐国强、宋佳、赵保乐、黄渤、范冰冰、黄晓明、夏雨等众多曾经和目前活跃在影视圈的当红明星均“产自”青岛。而青岛也以持续“盛产明星”而远近闻名。一代又一代人的文艺细胞和文艺梦想在这方土地上滋养成长。
电影学会奖——凤凰奖的落地,青岛西海岸新区灵山湾影视文化产业区的宏伟愿景更为这座“影视之城”增添了有力注脚,并且有了实质性的进展。
青岛西海岸发展集团宣传主管公伟成说,9月30日,东方影都影视产业园的制作区A区15个摄影棚11个置景车间正式启用,好莱坞大片《环太平洋2》将入驻拍摄,标志着东方影都影视产业园正式开园。
青西新区海岸线绵延282公里,金沙滩、唐岛湾、琅琊台、灵山岛等景观星罗棋布,良好的自然禀赋作为影视产业新供给,为众多国内外剧组搭建起“天然摄影棚”,已发展成为国内重要的影视摄影新基地。2015年,《长城》、《浮出水面》、《我们的秘密》等著名影片、电视剧在此拍摄。
另外,北京电影学院青岛创意媒体学院、上海戏剧学院艺术学校、清华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院、中央美术学院青岛校区等专业院校,使得青西新区逐步成长为影视文化类院校集聚高地。
“目前,该区汇聚影视创意人才上千人,‘青漂’一族在西海岸应运而生,预计未来三至五年,将吸引数万影视从业者进驻。每年预计将有30部左右外国电影、100部国产影视作品在东方影都拍摄制作,影视产业园将吸引3000余家上中下游影视企业进驻,形成影视文化产业集群。”公伟成介绍说。“东方好莱坞”大势初显,我们满怀期待。
责任编辑:撰文/贺中 摄影/于风亮

Copyright © 2017 青岛日报报业集团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0532-82933291 13156200662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