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财经 旅游 车房 教育 图片 视频 区市

要闻

旗下栏目: 要闻 政务 社会 热评

这个曾被断言废了的孩子 此刻正驰骋在大西洋的风浪中

来源:青岛画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22-11-17
摘要:他,12岁时失去左臂,不甘心被废顽强抗争,17岁与风帆相遇,22岁独臂完成世界首次残疾人环中国海航行。如今,他又驰骋在单人不间断跨大西洋帆船赛的赛场上,搏击风浪
他,12岁时失去左臂,不甘心被“废”顽强抗争,17岁与风帆相遇,22岁独臂完成世界首次残疾人环中国海航行。如今,他又驰骋在单人不间断跨大西洋帆船赛的赛场上,搏击风浪……
本刊独家深度揭秘青岛“独臂船长”徐京坤的励志故事。
12岁时,调皮的徐京坤把鞭炮中的火药倒进酸奶瓶里,尝试自制“礼花”,却酿出惨剧,爆炸夺去了他的左前臂。
他清晰地记得被抬上救护车时听到的一句话:“这孩子废了。”这可怕的梦魇曾一度让他绝望!
一番思索之后,天生倔强的他把自己的未来寄托在体育上,他成了镇上“特别能跑的孩子”。
17岁,原本准备去国家自行车队报道的他接到了国家残疾人帆船队选拔电话,大山里走出的他,与驱散他人生阴霾的风帆龙骨相遇!这个几乎“废了”的孩子,站上了2008年北京残奥委会的赛场。
 
就如电影中杰克船长总是与他的“黑珍珠号”相伴,独臂船长的另一个记号是他的“梦想号”。
2013年冬天的中国海,见证了独臂船长的第一艘“梦想号”。徐京坤驾驶着名为“China Dream”的小船完成了世界首次残疾人环中国海航行。
2015年,他和第二条“梦想号”站上法国迷你横跨大西洋极限挑战赛的决赛战场,这是世界上最具挑战、最艰苦的单人横跨大西洋比赛。那届比赛上,他成了896名决赛选手中唯一一名独臂船长,更是历史上第三个跻身决赛的亚洲船长。
赛后,徐京坤开启长达两年的搜索。2017年世锦赛后,他终于在土耳其找到了一艘完美的双体帆船,正是他梦寐以求的第三条“梦想号”。
“梦想从来不是一个触手可及的故乡,而是遥不可及的远方,只要心中的灯塔不曾磨灭,远方终究会变成故乡,永不言弃是疲惫生活里通往英雄梦想的唯一航路。带着这样的信念,2020年6月4日当地时间午夜零点,徐京坤驾驶着他的第三条梦想号——“青岛梦想号”双体帆船终于抵达了葡萄牙亚速尔群岛,完成了为期3年的环球航行。
1000多个日夜,掌舵8000多个小时,3万4千海里,四跨赤道,途经40多个国家和地区,来自青岛的“独臂船长”徐京坤驾驶着他的“青岛梦想号”在地球上画下一个美丽的圆。
他实现了中国首次双体帆船环球航行挑战,也是迄今为止中国人航行距离最远,耗时最长的环球航海活动,徐京坤成为了继郭川、宋坤之后,第三位完成环球航行壮举的青岛人。
“以前无数次想过,当有一天完成航行的这一刻,我是不是会哭一场,或者跳进大洋,把一整瓶香槟洒在身上。但真正到达亚速尔的时候,其实非常平静,一路狂风35天,到达亚速尔的时候海况终于平静了下来,就像是我的心情一样。”徐京坤回忆起梦想成真的感受。
如今2022年的11月,33岁的徐京坤正驾驶着他的第四艘“梦想号”——IMOCA 60水翼超级赛船“中国梦之队海口号”成为第一位站上“朗姆路”单人不间断跨大西洋赛场的中国人!
而挑战被称为“航海界的珠穆朗玛”的旺代单人不间断环球帆船赛,是他一直追逐的梦想,“是我一直想去攀登的‘山’,而‘朗姆之路’就是我需要跨过去的第一座山峰。”徐京坤说。
新征程:单人不间断跨大西洋
2022年11月9日下午,第 12 届朗姆路单人不间断跨大西洋帆船赛的出发信号在法国布列塔尼圣马洛港响起,138 名单人水手迫不及待地在激烈的天气下起航,奔向加勒比海!
青岛船长徐京坤是第一位站上朗姆路单人跨大西洋赛场的中国人,“每一次远航,都像是一次修行,我要在海上重新去了解自己,发现自己的极限,突破以往的自己。”在赛队正式发布的朗姆路参赛宣传片上,徐京坤船长这样讲述自己与航海的关系。
法国时间11月9日下午3点45分,徐京坤驾驶“中国梦之队海口号”,开启跨洋征程。
出发前,船长们显然已经做好了一夜不眠的准备。一轮满月是他们最好的盟友。徐京坤解决了起航问题后不久,在弗雷赫尔角坐标附近遭遇渔网,成功摆脱部分渔网后,渔网浮标一度缠在龙骨上无法解脱,多次转向尝试后才终于恢复自由。
当晚,一场激战正在英吉利海峡西部打响,靠近海岸线,渔船、风场、暗礁,随着夜色笼罩着舰队,陷阱数不胜数。
特别是接近布列塔尼尖端时,海况继续恶化,西向涌浪高达4 米以上,以强流大风组成的Ouessant岛,是船长们离开海峡前的大考,徐京坤在法国时间11月10日上午10点左右通过这里。
徐京坤在海上航行了56个小时后,终于在11月11日早上迎来了一个小假期,吃上了起航两天以来的第一顿饭,并得以略微小睡。经过第一日大风中英吉利海峡陷阱密布的夜晚和布勒塔尼北角强流与商船、渔船的夹击,几乎所有船长都在今天的日记中表达,从未比过一场转向如此之多的比赛,今天肌肉酸痛,体力告急,徐京坤也不例外
离岸水手永远在跟未知打交道,未知的海域,未知的天气,未知的故障。早上J2前脚缆绳断裂,修复;右舷液压发电机不工作,修复;J2破损,再修复。“所有体育项目的顶级赛事其实都是不断在极限边缘游走,多一点就崩溃了,少一点又不到极限。刚刚好的游走,不断的发生小问题,解决小问题,这就是船长在比赛中必须面对的日常。”在远洋连线中,徐京坤的妻子阿九如是说。

后续赛况如何,《青岛画报》记者将持续独家关注报道……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责任编辑:本刊记者 贺中

Copyright © 2017 青岛日报报业集团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0532-82933291 13156200662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