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财经 旅游 车房 教育 图片 视频 区市

社会

旗下栏目: 要闻 政务 社会 热评

時光印記裡的廣西路

来源:今日青岛 作者:撰文/玄子 攝影/于風亮、王凱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2-06
摘要:這是一條坐落于青島老城區的老街,今天她已經趨於沉寂。但是,在初秋明媚的午後,樹影斑駁,日光流瀉,微風拂過,有絲縷的海味輕輕拂過。廣西路仿佛又回到了從前。那是一百多年前,德國人把覬覦已久的膠州灣強租下來,青島尚且是一片處女地,德國人便希望依
     
        這是一條坐落于青島老城區的老街,今天她已經趨於沉寂。但是,在初秋明媚的午後,樹影斑駁,日光流瀉,微風拂過,有絲縷的海味輕輕拂過。廣西路仿佛又回到了從前。那是一百多年前,德國人把覬覦已久的膠州灣強租下來,青島尚且是一片處女地,德國人便希望依著自己的習俗和審美,將這座新鮮的,漾著海的氣息的小城打理成願想中的模樣。廣西路該是這願景中最先成形的道路之一,最初的她叫做海因裡希親王大街(英譯),這個名字得自海因裡希親王(即亨利親王),親王是威廉二世皇帝的親弟弟,一個世紀前,這個有著顯赫身世的德國親王與他的妻伊倫娜在這座初現豐饒的城裡,低調地經營著他們奢靡而風光無限的生活。由這條臨海的、蜿蜒的街和今天頗為落寞的昔日青島最高級的飯店——棧橋王子飯店(舊日座落于威廉皇帝海岸的海因裡希親王飯店客房部),可以想見那個湮沒在歷史塵煙裡的親王,曾經有過多麼光鮮的過往,現實與構思總是各行其道,這光鮮終歸不能長久,佐賀町將這一頁悄無聲息地覆蓋,便是明晃晃的佐證,當然,這日本的字樣也不過是舞臺上倏忽拉過的幕布。 
                                       
       青島是一座依地勢造就的城。因廣西路是東西走向,雖毗鄰前海,她仍然是早期青島城裡最平坦、最寬闊的道路之一,當時路面寬度已經達到20-25米,並且路況已經達到了非常先進的程度,由當地產的花崗石及三合土澆築,地下鋪設排水管道,地面為瀝青路面。並且這條路首次將車行道賀人行道分離開來,車行道兩側設有車軌石和雨水排放口,黃沙路面的人行道也是人性化的設置。想來,當年得到了威廉二世皇帝“我們的未來在大海”的授意,德國人是真心想要將這片膠州灣畔的沃土營造成他的第二故鄉的。
       從青島火車站廣場向東走起,廣西路穿越中山路、安徽路、江蘇路等抵達龍口路,全常悅1565米。這條路當年是作為樣板路規劃的,膠澳總督府頒佈了青島首部《建築法規》,其中明確規定:“歐人區的商業區內建築要按照歐洲統一的風格設計,且同一條路上不得建造統一樣式的建築。”這要求其實算不得苛刻,今天想來更覺得當時德國人對這片美麗的未經雕琢的土地有著足夠的重視度。因此,廣西路從初建就顯示出它特有的洋派來。一間間商行、飯店、藥店、百貨公司、公寓在街道兩邊林立,這裡儼然成為德國在遠東的“樣板式殖民地”。
       膠澳皇家郵政局舊址位於廣西路和安徽路交界處,它是一座帶有德國北部哥特式風格的,呈L型帶有方形塔頂的老建築,這座以紅色為主要基調的三層樓,大樓平面呈凹形,三個立面與三條街道相鄰,它是廣西路最早的建築之一。現在它的門牌號是安徽路5號,已經成為歷史的承載——郵電博物館,建築格局已基本還原為曾經的式樣,一樓是接待大廳和免費展覽區,二、三樓被辟為為博物館展區,展廳內陳列了2000餘幅青島市建制以來各個時期的老照片及1000餘種實物。遊人可以在這裡感受一個多世紀以來青島這座綺麗的海濱城市的光陰流變。四樓也是最吸引人們目光的所在——高達四至五米的全木質結構的德式尖頂雙子塔閣樓,它是青島目前保存完好的空間最大的木制閣樓。
 
       自2006年起,原來膠澳皇家郵政局的正門成了青島良友書坊,在人文藝術圈很有些影響的《良友》、《閒話》書系便誕生於此。兩個書系有著鮮明的性格和特徵,“述個人體驗,循民間視野,映當代中國,做人生良友。”在這樣有著探尋真知的純正文人行文風格引導下,朱航滿的《風雨中的“八道灣”》、傅國湧的《張東蓀:“應笑書生不自量”》、《“盛家贅婿”的“這般東西”——魯迅與邵洵美》等頗有見地的文章便與也有著文字淵源的讀者們坦誠相見了。而位於安徽路5號南門四樓的良友書坊·塔樓1901於2017年3月向深愛青島、深愛文學的人們敞開了大門,陳列有文人風骨、良友風光、藝術風向以及生活風尚的櫥窗,記錄青島百年文化歷史蝶變的城市文獻展,呈現青島本土、中國傳統的文化沙龍等等,這一切,都讓今天的人們在這座閱盡滄桑的百年建築裡沉靜下來,將喧囂的世俗繁華拋在腦後,哪怕須臾,也是永恆。
       廣西路還有一處不能不提到的建築便是位於青島第一員警署隔壁的大名鼎鼎的廣西路33號“紅房子”。由最早的賚壽藥行變身為人們熟知的紅房子餐廳。這是一幢四層的磚石鋼木混合結構建築,可能是德國建築師羅克格設計,建於1905年。紅色蒙莎頂的建築彰顯了當時青年派的風格,樓頂居中是巨大的老虎窗,窗櫺之上有一個醒目的紋飾,一條蛇纏繞著一支權杖,據說這是希臘藥神埃斯克勒庇俄斯的權杖,傳說在特洛伊戰爭中,埃斯克萊庇厄斯曾擔任軍醫為戰士療傷,作為醫神得到了眾人崇拜,雕刻這個紋飾一定是醫藥商店經營時尋求的美好護佑吧。紅房子的每個視窗下方,還都鐫刻有美麗抽象的圖文,在經歷了荒誕的2009年全球售賣後,這座美麗的建築悄然沉寂。
       廣西路和河南路交界,停滿青島獨有的,帆布頂棚、四周垂下荷葉邊的雙駕馬車在二十世紀中葉完成它的使命,淡然退出舞臺。廣西路與安徽路路口東南角那幢1899至1900年建造的,被稱為“伯德維希商業大樓”的漂亮建築也不復榮光。
       天色漸晚,氤氳在昏黃光暈裡的廣西路鏤出獨有的時光印記。
责任编辑:撰文/玄子 攝影/于風亮、王凱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别了,东方饭店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财经 | 旅游 | 车房 | 教育 | 图片 | 视频 | 区市

Copyright © 2017 青岛日报报业集团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电脑版 | 移动版